2019年6月13日 第34097篇《法商研究》 2019年第3期
連帶債務涉他效力規則的源流與立法選擇
作者:周江洪 浙江大學 
內容摘要
民法典應當就部分連帶債務人所生事由對其他連帶債務人的效力作出規定。各學說所依據的比較法來源不同,是目前學說分歧的原因之一。世界各國或地區關于連帶債務絕對效力事由的規定,一方面受羅馬法以來區分共同連帶與單純連帶的影響,另一方面受民法繼受過程的影響。我國的連帶債務概念并無共同連帶和單純連帶模型選擇的繼受問題,在考量具體效力規則時,連帶債務擔保債權實現的功能具有重要意義,但單一因素無法充分說明所有的絕對效力事由,應根據具體事項作具體的利益衡量。就部分連帶債務人所生事由,原則上對其他債務人不生效力。清償、抵銷、提存、債的更新、債權人遲延為絕對效力事由。免除、混同僅在受免除或混同的債務人應承擔的份額內對其他債務人產生效力。連帶債務人得以主張其他債務人對債權人的抗辯的范圍應受限制。
關鍵詞
連帶債務;共同連帶;單純連帶;絕對效力;相對效力
結構框架
一、連帶債務涉他效力之學說分歧
二、連帶債務涉他效力之比較法沿革
(一)德法日之連帶債務概念
(二)日本民法關于連帶債務涉他效力的最新發展
三、連帶債務涉他效力之規則設計
(一)規則設計的基本考量
(二)若干具體事項的探討
(三)具體規則建議


(責任編輯:徐蓉漂)
作者其他文章
發表評論

編輯:徐蓉漂

向編輯提問:

分享

掃二維碼
用手機看民商
用微信掃描
還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國民法學研究會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
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

本網站由王利明教授創辦并提供全部運作資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66828號-27 
E-mail: [email protected]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