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鑫:股權凍結條件下的股東除名有效嗎?
2019年7月2日      ( 正文字號: )
[ 導語 ]
     股東除名制度是有限責任公司對未出資或抽逃全部出資的股東采取的強制其退出公司的懲罰性措施。隨著股權執行案件的增多,在股東的股權被法院凍結后,公司對該股東予以除名或宣布其失權的決議是否有效的問題日益突出。對此,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政法學院雷鑫教授在《股權凍結條件下股東除名決議的效力及其利益平衡》一文中,對公司在股權凍結情況下作出的股東除名決議的效力,以及其中涉及的利益平衡問題進行了分析。
一、問題的提出

湖南省雙牌縣某新能源公司(以下簡稱“新能源公司”)股東湖南省某工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工貿公司”)因被第三人申請財產保全而被凍結股權,后新能源公司以工貿公司經多次催繳仍未繳納出資為由,召開股東會并作出決議解除工貿公司的股東資格。湖南省雙牌縣人民法院和其上級永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均認為,新能源公司在未經法院解除凍結的情況下,擅自將被保全人股權變更登記為另一投資者所有,其行為違反了《民事訴訟法》第111條第1款第3項的規定,責令工商行政管理部門撤銷股權變更登記,并對新能源公司和其高管進行了處罰。

實際上,上述法院的觀點值得商榷。對于股東除名制度,我國僅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17條作出了規定,但這一條文過于簡單,且沒有相關配套措施加以輔助,導致實施中出現了諸多問題。尤其是當前司法實踐中越來越多的財產保全、裁判執行涉及股權,而該股權的股份所有者又可能符合被除名的法定條件,這就會導致股東除名制度與股權執行發生沖突,進而產生公司的股東除名決議是否有效,公司作出除名決議后如何平衡被除名股東與其債權人的利益,以及法院對凍結股權采取司法措施是否應當審查股東除名原因等一系列問題。本文將對此予以詳細分析。

二、股權凍結情況下作出的股東除名決議應為有效

當股東的行為符合《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17條第1款規定的股東除名條件時,公司股東會有權作出除名決議,股權被凍結不能成為阻礙該決議生效的因素。在不存在欺詐的情形下,除名決議應為有效。

(一)法律未禁止解除股權被凍結的股東之資格

對于被凍結的股權,我國現行法律規范分別對企業、股東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作出了不同的禁止性規定,但其中并沒有禁止解除股權被凍結的股東之資格的規定。公司法屬于私法范疇,遵循法無禁止即自由的原則,肯定股權凍結情況下作出的股東除名決議為有效是維護公司自治權利的重要方面。

(二)股東除名制度與股權轉讓有本質區別

公司作出將股權被凍結的股東除名的決議行為本身之效力判斷,在法律禁止公司及股東擅自轉讓被凍結的股權的前提下,其本質就是判斷公司將被凍結股權的股東除名的行為是否屬于轉讓股權的行為。股東除名與股權轉讓的共同點在于股東除名的執行有時需要轉讓被除名股東的股權來實現,而兩者的區別則更為明顯:

 

股東除名制度

股權轉讓制度

權利來源

權利源于法律的明文規定,屬于公司自治權的體現。

權利源于股東的自由意志對于私有財產的支配,不違反法律即可。

價值取向

解決公司內部矛盾,維護公司和股東的利益。

維護轉讓股權的股東自身的利益。

是否意思自治

無需被除名股東同意,帶有強制色彩。

轉讓方和受讓方意思表示一致,股東自愿轉讓。

股權轉讓價格的核心

公平價值

市場價格

由此可見,轉讓股權與股東除名制度是截然不同的兩種股東退出機制,法律禁止公司和股東擅自轉讓被凍結的股權,而解除股東資格并非轉讓股權。

(三)股東除名制度屬于公司的自治措施

股東除名制度的法理基礎主要有團體自律權說、除名權法定化說和公司契約說三種。此三種學說均認可公司作為社團法人享有法律賦予的自治權利,對于股東違反其負有的維護公司利益的義務時,公司有權將其驅逐。以上三種學說作為股東除名制度產生的理論基礎奠定了該制度屬于公司內部自治手段的基調。

值得注意的是,股東除名會產生兩種法律后果,一為公司減資,二為其他股東或第三人代替被除名股東繳納出資。由他人代替繳納出資雖然會產生股權轉讓的效果,但退一步講,這里的股權轉讓也是股東除名的后續行為,而非股東除名決議行為本身,股東除名決議本身仍屬于公司自治的手段和活動。

(四)適用股東除名制度有利于平衡股東與債權人之間的利益

首先,對于公司和其他股東而言,股東除名是解決矛盾代價最小的方式。無論是英美法系國家還是大陸法系國家的公司法都規定了公司解散制度,而在處理破產案件或其他類型的公司解散訴訟中,法院更傾向于尋求替代性的解決方案,盡量維持公司的存續,若是某一名或幾名股東的行為影響了股東的團結和公司的生產經營,將其驅離公司是最經濟穩定的方案。

其次,股東除名有利于平衡股東與其債權人之間的利益。對于公司來說,股東除名從長遠來看有利于公司的健康穩定發展,增加了公司償還債務的幾率。對于被除名股東個人來說,股東除名實則保全了其固有財產。股東未履行出資義務,其對公司負有“補足”責任,對公司債權人也負有潛在的賠償責任,而其股東權利受到限制,與其空有股東之名而無股東之實,不如解除股東資格以保全其固有財產。這樣,對此類股東的債權人來說反而有利于其債權的實現。因此,股東除名一方面保全了股東對債權人的責任財產,另一方面也保障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有利于平衡股東與債權人之間的利益。

(五)僅以股權被凍結為由否定除名決議的有效性是對公司自治權的侵蝕

有限責任公司屬于閉鎖公司,對其進行調整的法律規范主要表現為大量的任意性規范和授權性規范,其實質賦予了公司自主安排股東除名的權利。司法實踐中應當尊重私法自治的基本原則,在沒有證據證明作出股東除名決議的公司和股東會有弄虛作假的情形下,該行為應認定為屬于公司自治范圍內的事項,完全可以交給公司決定并尊重公司的決定。在上述案例中,法院僅以該股東的股權已被司法凍結,其間不得對該股權作任何變動、轉移為由,認定公司的股東除名決議無效,是對公司自治權的不尊重和侵蝕。

三、被除名股東與其債權人之間存在的利益沖突與平衡

股東除名決議對公司、股東、債權人均有重大影響,公司一般是在權衡利弊之后才會作出除名的決定,而股東的債權人往往是事后才得知其債務人被除名的事實。信息不對稱造成三者之間的利益發生沖突,最主要的沖突是被除名股東與其債權人之間的利益沖突。

在公司資本認繳制下,股東認而不繳的情形時有發生,且此種情形很難為公司外部人所知曉。《公司法解釋(三)》在規定股東除名制度的同時,并未規定被除名股東對其債權人的責任,以及被除名股東對公司債權人的責任。為防止股東除名決議實際上成為被除名股東與其他股東惡意串通,躲避債務的工具,法院在審查股東除名決議時,除了形式審查之外,還應實質性地審查股東除名決議是否會損害公司債權人以及被除名股東的債權人的利益。

為了幫助被除名股東的債權人了解并證明該股東的股權真實出資情況,也便于法院審查股東除名的形式要件,我國應建立公司信息強制登記公告制度,可以在《公司法》中增加強制公司信息登記公告的原則性規定,像股東除名形式要件中的未履行出資義務或者抽逃出資、經公司催告繳或者返還等事項,均應以其是否在公司信息登記公告事項中出現為事實證明依據,若未出現,則原則上事后不予認可其存在。這樣,就可較好地在事后查明和證實公司將股東除名的客觀事實與法律事實,有利于平衡公司與股東之間、公司的股東與其債權人之間、公司與公司股東之債權人之間的利益。

 

 

(責任編輯:陳彥錕,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文獻鏈接:《股權凍結條件下股東除名決議的效力及其利益平衡》

[ 參考文獻 ]

本文選編自雷鑫:《股權凍結條件下股東除名決議的效力及其利益平衡》,載《政治與法律》2019年第5期。
【作者簡介】雷鑫,中南林業科技大學政法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

[ 學術立場 ]
1
50%
1
50%
發表評論
推薦閱讀
王軼:民法典物權編規范配置的新思考
民法典物權編存在著二元的規范體系。兩個規范體系中的“強制性規范”既有內在關聯,又有功能區分。
葉名怡:“共債共簽”原則應寫入《民法典》
民法典應明確“共債共簽”原則。“家庭日常生活”、“夫妻共同生產經營”、“共同受益”的范圍不應隨意擴大。
任重:從夫妻共同財產執行看民事訴訟法教義學下的“執行難”
解決夫妻共同財產的“執行難”,應當為債權人起訴夫妻另一方明確請求權基礎,并在強制執行中貫徹形式化原則。
熱門排行
學術公告
問答集錦
相關文章
本期評價
0個贊
0個踩
敬請關注中國法學會民法典編纂項目領導小組組織撰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民法總則專家建議稿(征求意見稿)》

編輯:陳彥錕

向編輯提問:

分享

掃二維碼
用手機看民商
用微信掃描
還可以分享至
好友和朋友圈

中國民法學研究會
教育部人文社會科學重點研究基地
中國人民大學民商事法律科學研究中心

本網站由王利明教授創辦并提供全部運作資金 Copyright◎2000-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05066828號-27 
E-mail: [email protected]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